失智门诊的必考题:医师,银杏可以治失智吗?

  • 头脑焦点
  • 2020-07-01
  • 109已阅读

「医生,大家都这个对脑很好,吃了头就不痛了。所以我买了好几罐,要给我太太吃。」

我一看上面的标示,大吃一惊,这不是出名的强效消炎止痛剂吗?哪里是什幺「顾脑药」呢?

医师每回门诊的必考题

「医生,我听人家说银杏可以治失智,那幺,可以吃吗?」病人家属问我。

「不用啦,这已经做过大型研究了,银杏不管是预防,还是治疗都没有效。」我笃定地回答。

「医生啊,那吃阿斯匹灵可以吗?我听人家说美国人也都吃这个。」家属继续问。

「阿嬷,有些病可以吃阿斯匹灵来治疗,像是脑中风,或是心脏病。但是阿公已经在吃保栓通了啦!不要再加阿斯匹灵了。这样重複吃药、太过头会有问题。」

「这样啊,我们隔壁邻居都去买XXX,好像广告做很大,我也买了一罐,给他吃这个可以吗?」阿嬷从包包中拿出一罐包装精美的东西,开始考验我辨识物品的能力。」

「阿嬷,这是维他命B群。看起来是进口的。吃这个是没关係。但是阿公之前有抽血,报告说他的维他命B浓度都正常,可能不太缺啊。」

上述这些并不夸张,都是平日门诊常见的对话。之前接受许多次媒体採访或节目录製时,我都会笑着说,一回的门诊,恐怕要回答十次的必考题,就包括吃银杏等。

为迷信偏方的失智者或家属担忧

虽然我在萤幕上说得轻鬆,但真的在诊间发生,却是件累人的事。不停重複解说相关知识没关係,也不过就是口水乾、喉咙哑,但真正让我担心的是那些屡劝不听,迷信偏方的失智者或是家属。

他们常常拿出标示不明的各种产品,有的可能是保健食品,有的或许是草药萃取物,上面标着英文或是日文,密密麻麻。如果是可以辨识成分内容的合法产品还好处理,我可以依照目前医学上的共识,给予中肯的意见。难为的是有的标示不清,或是连剂量都没说明,实在是「不知此为何物,怎能以生死相许」。通常这类来路不明的保健品,我只好摇头,表示无法给予意见。

如果这些都是健康食品也就罢了,即便是吃下肚,不管有无助益,至少不会引起太大的危害,毕竟经过食品认证,也算是有个保障。但真正会让我理智断线的,就是听到家属或病患想要尝试可能有伤害性的偏方或是药方。

「医生,我去日本玩,大家都在买药,其他人都说这个很好,对脑很好,吃了头就不痛了。所以我买了好几罐,要给我太太吃。」

我定睛一看,上面标示着XXX,我大吃一惊,这不是出名的强效消炎止痛剂吗?哪里是什幺「顾脑药」呢?

「爷爷,这是消炎止痛药,而且还满强的。吃多了会损害肾脏功能,不能这样吃啦。通常是有疼痛才吃,而且最好是医生认为可以吃才吃。奶奶的肾功能,之前检测的结果是在边缘,我建议尽可能避免这些药物,而且平常还要多喝水,才是保养肾脏功能的方法。」

听完我的说明,爷爷总算是理解了,幸好药虽然买回来了,但奶奶还没吃下肚。

苦劝失智症家属

其实不只是失智者家属,有许多人疯买的日系药妆,其实有些是药品,而不是化妆品,多含有类固醇或是抗组织胺等成分,应该要遵医嘱使用,但往往却被民众误以为是保养品,以为多擦无妨,这就误会大了。

之前有位失智症家属,他拿出一个纸盒,告诉我,他买了这个给妈妈吃。

我张大了眼睛瞧,马上就看到了关键字――「椰子油」。我立刻正色向他说明,这并无科学根据,证明它可以抗失智。本来我以为已经说明清楚,但家属又从包包中拿出一张貌似简报影本的纸张,上面布满营养学与医学的专有名词,说明中链脂肪酸的好处等,并认为椰子油富含此种脂肪酸。

我又再度把这之间的差别与相关的知识说明一次。我心里想,这样总清楚了吧。

没想到家属仍是半信半疑,他觉得自己已经做足功课,但为什幺身为医师的我却一直说不行。

我看着这位孝顺的儿子,执意要让失智的母亲吃椰子油,但他失智的母亲其实同时罹患冠心病、糖尿病等,如果食用大量椰子油,恐怕会恶化她的心血管疾病。

最后我扯着喉咙,涨红着脸,用强硬的语气,一字一句地对他说:「这个东西可能对她有害。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不.赞.成。」

最后儿子在其他家人的劝说下,半推半拉的出了诊间。

我望着老奶奶坐在轮椅上离去的背影,我真的希望老奶奶的儿子能了解我的意思。

所以,要当个好的照护者,我认为首先要「脑波够强,耳根子够硬」,这样才不容易被推坑,听信没有根据的各种产品。花钱事小,用了伤身,才真的划不来。

网路医疗文章「只对一半」

那天一位从事企划的新朋友,因工作业务联繫的关係,获得了我的私人通讯方式。某日晚间,她突然传来讯息。

「我觉得我最近常忘东忘西的,我担心以后失智。你之前说要控制三高,才能预防失智,对吧?」

「对啊。」

「可是……我看网友转贴的文章,提到胆固醇被误会,所以已经取消饮食中的胆固醇摄取量限制。所以多吃没关係,这样是对的吗?之前不是叫我们要少吃胆固醇?」

「这个有点複杂。这篇网路文章只对一半,最新的版本确实已建议取消饮食中的胆固醇摄取量限制。那是因为研究发现,影响血中胆固醇浓度的主要原因,还是来自于本身能否平衡代谢,而限制饮食中的胆固醇摄取量,对于血中胆固醇浓度影响很小。

「但是下半句有问题,所以解读成这样就可以多吃含胆固醇的东西是错误的。国际準则并没有这样说。应该是说,如果罹患了高胆固醇血症,只靠饮食限制并不可行,还是要服药来控制才有效。」

「听不太懂。但就是胆固醇还是不可多吃,对吧?」

「是的。」

网路上错误的医疗资讯,一再进化

最近这几年的网路谣言进化不少,也更加地令人困扰。过去的版本,内容单一且谬误很多,述说缺乏证据,也无图表,只要稍加澄清,大众便能明白这是假消息。

但升级过后的版本就麻烦了,不但动辄搬出某某专家、博士的头衔,或是胡乱引用翻译错误的国外研究论文,然后写上一段看似逻辑的科学论述,再附上精美的照片或插图。

除此之外,最可恶的就是黑白混杂,常常上半句是正确的,下半句却是胡诌,让人不易分辨。组合成一台拼装车之后,便在马路上驰骋过市,乱起喧嚣。

再加上媒体总是喜欢报导新奇的内容,一旦刊出,总是吸引成千上万的按讚或是分享,但等到医师或是专业人员提出异议或是纠正,却往往不见大幅更正报导,如此恶性循环,正确的消息往往被淹没在谬误的消息之中,茫茫网海难寻。

关心健康与医疗讯息的亲友们,总是担心遗漏了好的东西,或是新的讯息。于是总爱打开雷达,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资讯,这样虽然得到了丰富的讯息,却也产生了太多杂讯的问题。

毕竟资讯这种东西,并非多就是好,而要能慎重筛选,去芜存菁,才能得到有用的部分,就好像是加装了滤波器一般,滤过那些不重要或是错误的假讯号。

在这个知识为王的时代,应该让医师成为你照护路上的好朋友。

建议各位有疑惑时,应该和专业人员讨论,或是参考相关疾病团体所发布的公告,藉以辨识资讯的真假。

别当「键盘医师」

之前在网路上流传一段趣味影片,内容是「一分钟惹怒医护人员的方法」,生动地刻画了网路世代「上网,但还是迷惘」的情形。尤其是在健康医疗常识上,许多民众在就医之前,可能会先上网搜寻资料,甚至扮演起「键盘医师」,推论自己或家人的病情。殊不知常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先入为主的偏见。不但对于协助亲人就医帮助不大,有时还会提供错误观察,误导了医师的判断。

因此在本书的其他章节中,我也试着说明,家属需要提供什幺资讯,以协助失智者的医疗过程,尤其是初次就医的个案,需要亲友家属提供更多的病史及观察心得。

我想提醒的是,我并非主张不可使用搜寻引擎,或是不要上网。其实我并不反对万事问谷歌,因为也是有许多病患和家属搜寻了相关的内容,才警觉到可能是罹患了失智症而来确诊。网路的确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

但是我也要强调,不能凡事只信谷歌,尤其是疾病需要临床医学诊疗,医师实际地与病患面对面来问诊评估是很重要的步骤。

虽然有国际标準的诊断準则,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凡事也都有例外,医疗更存在一定的风险性,需要仔细地思考推敲。

在与医师讨论疾病相关的种种问题时,我建议以病人为中心的立场,採取开放的态度,进行多方的讨论,这才能让患者得到最好的诊疗。

为自己的健康把关

上述的情况,在如今医病关係紧张,医疗人员普遍过劳的血汗现场,却有实质上的困难。

假设医师每节门诊只需看八名病患,或许每名病患就能有三十分钟好好解说,那幺或许能够试着用较容易理解的话语,一一地澄清这些传说、谣言,达到双向沟通的目的。

但如今现况是病患个案数多,倘若花费如此的时间,那幺外头等候的诸多病患,就会面临候诊时间过久的不耐,而医师的门诊也势必是超时加班的工作。

又假设我们能有个专门负责说明的个案管理师或是卫教师,或许也能协助医师,进行一般性的说明,可是在现今的制度下,健保并未有如此的给付设计,因此多数医院并未规定聘有此类的工作人员。于是乎,疲累的医师不耐缓慢说明,有的乾脆就撇开不答,有的则是简短回应。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我建议如果下回医师在诊间回应你,不建议使用这种疗法时,建议你多想想、多考虑,甚至不妨再多问问。

以理性与知识为后盾,才能在资讯爆炸的时代,做出正确的抉择,得到最适当的照护。

相关书摘 ►《当最爱的人失智》:照护八撇步,一移二拖三转念

书籍介绍

《当最爱的人失智:除了医疗,写一份「爱护履历表」,才是最完整与尊严的照护》,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蔡佳芬(台北荣总精神科/失智症研究中心 主治医师)

目前台湾已有26万多人失智,平均每88人就有1人失智。台湾失智人口正以每天平均增加38.1人的速度成长。

但即使失智了,我们仍希望被当成「一个人」,而非只是「一个病」来对待。请为失智者写下「爱护履历表」。

吴佳璇(精神科医师)、邓世雄(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会执行长)撰推荐序。池田学(日本大阪大学精神医学教授;国际老年精神医学会理事)、周贞利(台湾失智症协会理事)、黄宗正主任(台湾老年精神医学会理事长)、詹鼎正(台大医院竹东分院院长)、赖德仁(台湾失智症协会理事长;台湾精神医学会理事长)、刘秀枝(台北荣总特约医师)、谌立中(卫生福利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长)暖心推荐(依姓氏笔划顺序排列)

即使他忘了你,他仍记得爱。请写下「爱护履历表」,让他到最后一刻,都拥有尊严的照护。

失智门诊的必考题:医师,银杏可以治失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