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act 100:梁佩凤:食,也是一场社会运动

  • 发明数字
  • 2020-08-15
  • 157已阅读
Impact 100:梁佩凤:食,也是一场社会运动

Impact 100:梁佩凤:食,也是一场社会运动

「公平贸易的产品比较贵呀!」 「是否真的可以帮到穷人?还是marketing技量?」

当提到公平贸易,你或许也常常听到人们有这样的疑问。

公平贸易牵动我心

梁佩凤是公平栈的创办人。她最初是通过在乐施会负责一个叫「贸易要公平」的政策倡议运动而了解到公平贸易的。她发现很多农民因为没有议价的能力而被不公义的贸易操作所压榨。而他们被困在这种贫穷中走不出来。这种不公义的商业模式和贫穷之间的关係让佩凤意识到,除了透过扶贫和政策倡议来支援这些农民外,建立一个公平贸易的平台,令他们可以赚到他们应有的那份利润,亦是意义深远的。透过这样一个合理、公道的平台,辛苦劳作的农民们能够参与日常经济活动,有尊严地获取能令他们生活得更好的物质资料,而非接受他人的施捨。

因公平贸易与社企结缘

2004年,怀着在港推动公平贸易这一概念的抱负,佩凤与几个乐施会的旧同事一起踏上了做公平贸易的旅程,浓浓的公平贸易咖啡的香气一路伴随着他们。

2007年末,佩凤觉得工余时间时间很难全身心投入,毅然决然辞了自己的稳定工作,全心致力于打造「公平栈」这一品牌。她将自己的创业抱负通过邮件与朋友交流,希望有心的朋友可以用他们自己的方法支持自己推动公平贸易的努力。其中一个朋友苏梅玲将邮件转发给谢家驹博士 (KK),这为佩凤与社企的结缘埋下了伏笔。在与KK交谈中,佩凤第一次听到「社企」这个概念。

「我想搞公平贸易。」

「那你就是想搞社企啦!」

「啊?社企,我不认识。 总之,我就是想带公平贸易这一概念来香港,让香港人可以买到公平贸易的产品,可以参与公平贸易这一社会运动。」 佩凤笑着回忆与KK的对话。

Impact 100:梁佩凤:食,也是一场社会运动

图:公平栈网站

透过「公平栈」,细味公平

「公平栈」目前主打的是饮品、食物、农作物等人们日常生活中需要不断消费的货品,借此与发展中国家的生产者建立长远的合作伙伴的关係。人们可以在「公平栈」买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咖啡、茶、果乾、糖。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商界的朋友加入「公平贸易」这场运动中,「公平栈」对自己的期望是打造香港的公平贸易品牌。在「细味公平」这一牌子下,「公平栈」所销售的货品有以下几大元素:公平贸易、有机种植、环保、新鲜、安全、有本地劳工的参与。

Impact 100:梁佩凤:食,也是一场社会运动

图:细味公平有机腰果糖

「知、明、信、行、惯」一步一步行

你不妨问一问身边的朋友,什麽是「公平贸易」。我想,现在很多人都能搭上一两句话。然而,作为「公平贸易」的探路者,佩凤回忆说:「10年前,没有人知道「公平贸易」这个概念,而且没有什麽地方可以买到公平贸易产品。偶尔可以碰到一两个所谓的「公平贸易」的产品,但其实出现的原因是因为它们是有机产品,而非为「公平贸易」。」那他们究竟是如何让这一概念走入公众的视线和生活中的呢?原来,这一路以来,他们就是靠着「知、明、信、行、惯」,在日常工作中,一点一点打开公平贸易的市场。

「首先要让人们知道、明白「公平贸易」这个概念,再让人们逐渐相信公平贸易的价值所在,进而转化成行动、积极参与公平贸易,最后将其变为习惯。」

别看现在「公平栈」做得还可以,佩凤说,「这一路上,每步都是挑战。团队都是邉做邉学,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是自己学的,样样都得精通。不过,我们始终有信念,相信想得到,就做得到了!」。

梁佩凤小档案

      现任公平栈创办人及业务发展总监      香港公平贸易联盟的创会主席      曾于乐施会工作多年,关注公平贸易、贫穷和发展等议题      曾参与推动乐施会「贸易要公平倡议运动」,旨在争取更有利贫穷人的贸易条款      曾任世贸部长级会议-国际乐施会代表团成员      曾任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中国分部的筹款和市务总监      毕业于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修读经济及政策研究

联络梁佩凤

相关阅读:

清洁工变酒厂阿头 派8成股份俾农民

两个女仔去印度 寻找大吉岭的秘密

80后闯印度红灯区 点样帮雏妓?

卖楼开小店 撑公平贸易

公平苿莉和公平伯爵的漫漫长路

「公平栈」十年如一日—谢家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