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act 100:谢家驹──我再不是「井底之蛙」

  • 头脑焦点
  • 2020-08-15
  • 961已阅读
Impact 100:谢家驹──我再不是「井底之蛙」

人称KK的谢家驹,曾任职南顺集团及瑞安集团高层,离职时是瑞安投资总经理。92年创办 「谢家驹管理顾问公司」,并出版多部专着。这样的一位商界专才,却提早退休游历四大洲;明明阅历不少,旅途中却遇见一个人,令他顿悟「坐井观天」这四字真意;原来,天外有天,世上有种社会创业家,正以营商智慧兼善天下。

顿悟「坐井观天」

初退休,KK每年总去一两趟纽西兰。偶然间,他认识当地知名社会创业家Vivien Hutchison,二人一见如故。他形容:「我当时的感觉简直是晴天霹雳,原来世上有社会创业家这回事!」他抚心自问,自己有4个学位,在大企工作多年,为什幺会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突然领会到,过去自己一直「坐井观天」。故毅然跳出香港,四处去了解世界的社会创业现况。

刚巧,香港政府亦推动社会企业作为扶贫措施之一。并通过拨款,资助非牟利机构 创办社企。

社企也要创业精神

他认为,NGO 办社企有明显优势:了解弱势社群的需要。然而,创办社企与社会服务之间,有根本性的分别。

一、社企要有清晰的社会使命;

二、需创造收入及利润,做到自负盈亏、自我延续;

三、不能长期倚靠资助或补贴,否则其性质便大打折扣;

四、政府的资助计划推行数年,便出现这种现象:大多数「社企」无法自负盈亏,令市民错觉,社企定会亏本,非要靠政府资助不可。

KK坦言:「任何时候,创业皆不易;社企需兼顾社会使命,挑战当然更大。但社企要成功,创业精神不可或缺,而这正是NGO 所缺乏。」此后7年,他陆续发起多项民间社企活动。包括有:着书讲述香港社企创业者,不拿政府资助创业的故事。自08 年起,更举办连续6届「民间社企高峰会」,一直担任筹备委员会副主席,年年为大会「度跷」。同年,他更与一众热心的社会人士,创办「社会创业论坛」,并担任创会主席。

「黑暗中对话」的多方面突破

为证明私人集资可以兴办社企,毋须倚赖政府。 KK与退休人士张瑞霖,09年创办香港的「黑暗中对话」。

事缘德国「黑暗中对话」创办人Andreas Heniecke来港分享,令他们眼界大开。K K即鼓励张瑞霖到访汉堡,去总部加深了解。当时,这里已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特许经营社会企业」。他俩即联手获得香港特许经营权,并在一年的实验经营后,正式启动。第7个月,他们便做到收支平衡,第2年开始盈利。

如今,「黑暗中对话」已成为香港最广为人知的社企。它标誌着香港社企发展的突破,亦展现社企业创造收入及利润的能力。它亦在示範一种崭新的集资方式:

一、20 名股东共集资560万元,均为股份投资,不是捐款或贷款。

二、公司规定的利润分配有三部份:不少于三分之一,将重新投入企业内,作为发展之用;三、有三分之一将捐给新成立的「黑暗中对话」基金会,用作支持视障及听障人士完成梦想,及资助低收入人士享用「黑暗中对话」的收费活动;

四、不多于三分之一,用作股息分给股东。「黑暗中对话」于第3年开始派股息,是香港社企之创举。

天外真的有天?

2012年春天,他决意成立社企教育机构——「仁人学社」,培育新一代社会创业者。「我觉得自己一生所学,都在为这几年的工作做準备。」KK强烈感觉到,未来5年将是自己的Prime Years。「仁人学社」创办至今不足2年,已做到收支平衡。其旗舰项目是全港首创的「社会创业者培育计划」:通过启发、培训、辅导、支援及投资,孕育未来的香港社会创业家。

天外有天,大抵是这个意思。

Impact 100:谢家驹──我再不是「井底之蛙」

图:仁人学社两週年活动 「仁讲仁话」

谢家驹Q&A:退休做社企,有咩好怕?

I=Impact100;K=谢家驹

I:走在社企路上,最大的樽颈位在哪?

K:退休后再创业的挑战很大。除非像创立「黑暗中对话」的张瑞霖般,提早退休又有充沛精力。我比他大10年,退休已久,便有些难。

I:即使你去纽西兰整整一个月,依然有很多人接你班,为机构尽心做事,这是如何做到的?

K:若找不到负责人,再好的社企灵感都不应该开始。以孟加拉交流团为例,我一次都未去过。告诉你,我的偶像是英国已故社会运动家Michael Young,他一生发起逾60个社会项目。包括有知名的Open University、School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及Language Line等。他连坐火车都写下不少新跷,只要找到人做,便可将点子成真。

I:「仁人学社」毕业生多入行做社企,仅数人创办社企,学生是否缺乏创业家精神?

K:第一个原因:课程不能引发他们的创业家精神,我们会一路改善;

第二个原因:即使先打工后创业也不坏。以Maggie为例,她现于「仁人学社」任COO,扩展其能力及网络,终有一天她会开展自己的社企计划。

I:是甚幺原因,令你遇挫愈勇?

K:我期望社会企业可在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香港如今仍比内地优胜的是「社会创新」,故可整理经验、影响内地。难度比创办香港社企更高,但亦是我最大的动力。我计划在香港举办活动予来港内地人;合作者是内地知名的社企人安猪,我认识他已5年,有他才有这个计划。

I:未来十年,对「仁人学社」的期望?

K:我们希望栽培愈来愈多的社会创业家。即使不是人人有能力担任,但每位都可以支持社会创新运动,包括消费、做义工、参加课程、工作坊、看社企书,甚或去孟加拉社企团。

 「仁人学社」好玩数字

1、收生:「具创业精神的管理人员証书培训」计划已有110名学员、「社会创业者培育计划」有26名学员、孟加拉团共有4团。

2、学生背景:绝大部分是商界及专业界;8成人是30至45岁

Impact 100:谢家驹──我再不是「井底之蛙」

图:孟加拉社企团探访农村

谢家驹小档案

1974年毕业于中大社会及经济学;获英国曼彻斯特社会学博士衔;港大进修工业工程学。任香港南顺集团人事部经理及工业工程部主管。1981年赴英国修读MBA课程。加入瑞安集团,任高层管理职位长达十年,离职时为瑞安投资总经理。1992年创办「谢家驹管理顾问公司」,为第一代土生土长的管理顾问,2000年退休。2007年:成为国际推动社会创新之领导机构Ashoka支援网络成员。2008年:为「香港社会创业论坛」创会主席;并与张瑞霖创办香港「黑暗中对话」。2010年:获香港特区政府委任成为「社会企业资询委员会」成员。2010年:首创「谁想做社会创业者?」课程,由社会创业论坛及港大公开进修学院合办。2012年:创办「仁人学社」。

编着作品繁多

2007:本港首本社企书《新愚公移山:十个社会企业创业者的故事》

2007年起:双週电子刊物《Social Entrepreneurs Newsletter》,至今出版164期

2008:《社会企业妙点子》

2008:主导社会入门书的翻译《平凡创传奇》

2009:与内地社会创业者合着《公益创业:青年创业与中年转业的新选择》

2013:与蔡美碧合着《社创群英》

联络谢家驹

 原文载于P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