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都日军慰灵碑风波】无意歌颂日军为英雄吉政府道歉

  • 电子识别
  • 2020-06-13
  • 414已阅读
【米都日军慰灵碑风波】无意歌颂日军为英雄吉政府道歉【米都日军慰灵碑风波】无意歌颂日军为英雄吉政府道歉【米都日军慰灵碑风波】无意歌颂日军为英雄吉政府道歉【米都日军慰灵碑风波】无意歌颂日军为英雄吉政府道歉

(亚罗士打25日讯)米都日军慰灵碑旁三语解说板出现日本英雄(Wira Jepun)字眼争议未了,吉州旅游、艺术及文化事务委员会主席阿斯米鲁今日再召开记者会向社会道歉,并重申纯属技术性错误,政府无意歌颂日军为英雄,只会当他们为日军。

阿斯米鲁说,该座日军慰灵碑在世界二战时已存在,州政府和大马历史协会基于它是历史古蹟,才允许日本领事馆修复和美化周边。

“就好像国内其他旅游景点内的古蹟,如由葡萄牙兴建的A Famosa古城堡和马来王朝时代遗留下来墓陵等,都获得良好保存,好让游客追溯历史。”

新解说板改为军人

阿斯米鲁说,原有的三语解说板已拆下,他会亲自向日本领事馆解释风波来龙去脉,同时也会要求对方在新的解说板上将英雄字眼改为军人,同时加上“没有战争”(No War)字眼,以提倡世界和平。他也强调会亲自审核新的解说板后才获准放置在当地。

“州政府无意歌颂日军在我国的军事行动,也不可能美化日军。我代表大马历史协会吉州分会对此错误和疏忽致歉。”

阿斯米鲁今日在多位历史学家、吉州博物馆和大马历史协会吉州分会代表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该日军慰灵碑是历史古蹟,州政府会将它当作景点区,不会将其拆除。

他笑言,解说板风波被反对党炒作后取得免费宣传效果,近日吸引了不少游客参观。

不希望掀种族敏感课题

另外,他也揶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历史盲者,并劝后者与其借此课题炒作,不如把精力放在缠身的官司上。

他强调,希盟政府和吉州政府都反对战争,不希望掀起任何种族敏感课题,因此他也斥指吉州马青蓄意挑起种族敏感情绪。

他说,吉州马青昨日在该日本慰灵碑周围挂满布条,此举已被视为私闯,而他在接获通知后已派人拆除布条。

“吉州马青理应该会见我反映他们的不满,及向我了解事情来龙去脉,而非高挂横福,写上具有种族敏感的字眼。”

他警告吉州马青若再触犯,他将报警要求警方介入调查。

陪同出席记者会者有大马历史协会吉州分会主席拿督万山苏丁、该分会特别事务局主任拿督沙罗尼、分会秘书索菲雅等人。

非旅游部管辖範围 旅游部长:无法回答

(吉隆坡25日讯)针对日军纪念碑风波,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丁哥达比说,这事件属州政府的管辖範围。

“这不是我们的事,日军纪念碑设立在我们(吉打旅游局)的旁边,与我们无关,这不在旅游部的管辖範围下,我无法回答。”他今日在国会走廊被媒体询及日军纪念碑引起不满时,如此回应。

这座引起争议的纪念碑是3月21日(星期四)在亚罗士打重建后开幕,因看板上出现“Wira”(英雄)字眼引起争议,被质疑歌颂侵占大马半岛的;吉打州行政议员阿斯米鲁日前已拆除相关看板。多位着名人物,包括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及华总署理会长兼吉华堂会长拿督锺来福等先后针对这课题发声。

称国阵时代已存在纪念碑 纳吉喊冤指希盟卸责

(亚罗士打25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连续2天在脸书贴文抨击吉州政府称日军为英雄,基于吉州政府指该日军慰灵纪念碑早在国阵时代已存在,纳吉今日“喊冤”指希盟政府又把错误推卸予他。

他今早发帖说,该纪念碑的确是在世界第二大战时期,日军殖民马来亚国土时所建立,不过,他不了解为何希盟行政议员却无端端受日本领事馆邀约,为该纪念碑主持开幕。

他表示,令他感到相当有趣的是,也有希盟支持者企图把在吉打重建的日军纪念碑课题,错怪他。

“日军纪念碑的三语历史解说牌立起后,州政府才发现把日军写成英雄,难道这样也要怪错我?”

纳吉昨日也贴文附上吉州行政议员阿斯米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的新闻截图,新闻图说写:“把日军纪念碑称为英雄,不是我(阿斯米鲁)的错”,让纳吉揶揄阿斯米鲁开始“洗手”,即把错误推卸给别人。

斥英雄化日军 吉马青挂横幅抗议

(亚罗士打25日讯)吉州马青反对吉州政府允许日本领事馆设立日军慰灵碑,昨日在石碑四周挂满“日军残暴”、“日军不是英雄”等横幅,更以“抗日英雄碑”条幅遮掩慰灵碑字眼,以示抗议及不满。

马青中委兼亚罗士打区团团长彭冠裕昨日傍晚6时带领数名团员在石碑周围挂横幅,横幅是以红布白字,以中文和马来文书写。

彭冠裕事后发文告促请希盟政府和旅游局正视,因为该石碑已勾起抗日时期被日军杀害的国民及其家庭成员的悲痛回忆。

“如果日本军大屠杀都可以被歌颂,那些遭屠杀的十几万名同胞英灵,由谁来安慰?”

他认为,必须有人站出来纠正这种历史错误和道德被扭曲的事情。

他强调,日军是侵略者,不是英雄,吉州政府不该以“吉打多一个景点”而卑微地允许日本立碑,相反地州政府应该立“抗日纪念碑”,缅怀当年勇敢抗日的人士。

另外,他也指出,旧石碑已损坏多年。据他所知,多年前曾有人提议维修作为旅游景点,但前朝国阵政府不认同而搁置。

“当时我们马青在那一区办社区改造时,也有被要求为该石碑进行美化,但我们坚持不要。”

此外,他也表示不认同吉州行政议员陈国耀接受某家中文报访问时,指该石碑是为了“宣扬和平及和谐,以及纪念受害者”而立碑。他说,立碑开幕礼和解说板都只是在宣传和“英雄化”日军,因此陈国耀的言论,根本是在狡辩。

黄志毅:应具敏感度 没必要建日军纪念碑

(槟城25日讯)民政党全国青年团总团长黄志毅指出,日本驻槟领事馆在米都设立日军纪念碑一事闹得沸沸腾腾,政府当局应对此事高度敏感,称呼日军为英雄更是让人无法接受!

他说,虽然解说牌已被拆除,但日军纪念碑是根本没必要兴建,此举只会让人,尤其是受害人和他们的后代再次陷入血泪史的残酷记忆 中。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有不少日本大型厂商在我国投资,为我国製造就业机会,但事情应该分开谈,他们是世界强大经济体是事实,但他们曾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残害许多亚洲国家民众也是铁一般事实,政府没必要批准设立日军纪念碑。

“为什幺要去表扬战争发动者?表扬侵犯者?为什幺不顾及人民,特别是受害者后代的感受?”

他说,我们的先贤被侵略者屠杀,后辈竟然为侵略者立碑致敬当新景点,这叫千万无辜牺牲者及家属情何以堪?

日驻马大使馆回应风波  纪念碑重建为记载日本战迹

(吉隆坡25日讯)日本驻马大使馆参赞折笠弘维声称,重建亚罗士打的日军纪念碑目的是记载日本战迹,让大马人能理解日军在大马的历史,并非刻意英雄化任何人。

他今早出席日本驻马大使馆颁发“2019年度日本政府奖学金”(Monbukagakusho;MEXT)给26名赴日本大学深造的大马学生后,如是指出。

他强调,该座纪念碑并不是由日本政府建设,而且日本政府注重与大马之间友好的外交关系。

他说,随着纪念碑上备受争议的“Wira”(英雄)字眼已取下,相信此风波也会告一段落。

他表示,能理解大马社会人士对于纪念碑出现“英雄”字眼的敏感度,但同样地,日本政府也对此表示敏感。

“这座建在吉打州的日军纪念碑本身不存有任何问题,引起热议的是有关‘英雄’的字眼。”